北京民汉黑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Beijing Minhan Halma Education & Technology Ltd.

脑科学转化应用入歧途 教育神经科学须发力

发表时间:2019-07-30 10:22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网址:

【专家视点】

作者:周加仙(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育心理学系研究员)

教育神经科学之于教育,正如生物学之于医学,教育神经科学的发展将为教育研究与教育实践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由于它注重学与教的脑生理机制,强调教育的实证研究范式,明确指向教育决策与实践的科学化,近年来已成为许多国家教育发展战略的基础,其发展对国民素质的提升与国家综合国力的增强具有重要的价值与意义。

然而,如今除了让人触目惊心的“全脑教育”乱象外,还有很多脑科学转化与应用的乱象遍及出版业、培训市场、学校、儿童玩具市场等。究其原因,主要是由于在我国,还没有教育神经科学的实体研究机构,接受过教育神经科学系统培养的专业人员还严重匮乏,非专业人员出版的没有脑科学证据支持的所谓基于脑的教育书籍、文章、资料充斥市场与网络、以营利为目的的商业培训机构大行其道,甚至有的机构打着“国家标准、权威机构”的旗号,在中小学开展所谓的“脑科学与教育”的培训,严重影响了学校的正常教育教学秩序。

我国教育神经科学的专业研究机构相对较少

专业组织、专业研究机构的建立是学科发展的保障。

迄今为止,笔者通过英文和中文网站已经查到80多个教育神经科学的专业研究组织与专业人才培养机构(这里没有包括除英文和汉语之外的语言如法文、俄文、日文等提供的信息,因此实际的组织与机构会更多)。美国哈佛大学、斯坦福大学、范德堡大学(全美教育学连续排名第一),英国剑桥大学、伦敦大学学院(2018年QS世界大学教育学专业排名第一)等国际顶尖大学都设立了教育神经科学的专业研究机构与专业人才培养机构,招收硕士、博士、博士后研究人员。最近这些年来,美国自然科学基金委、哈佛大学等机构还在全球范围内招聘人才。

相比较而言,我国教育神经科学的专业研究机构相对较少,专业人才培养机构严重匮乏,学科整体发展速度缓慢,与国际教育神经科学的迅猛发展形成了鲜明的对照,亟须进一步加强。

教师的教育神经科学知识水平能影响学生的脑发展

目前,教育神经科学在我国越来越被重视起来,教育部教育学类专业本科教学指导委员会已将《教育神经科学》列为第一批教材编写基金重点项目。我国也有不少教育神经科学研究者开始将研究成果聚焦于中小学的教育问题。

这里以乘法口诀表为例。九九乘法口诀表在我国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从春秋战国沿用至今。乘法口诀表是中国古代筹算中进行十进位制乘法、除法、开方等运算的基本计算规则,也是我国小学生必须背诵的。我们发现,很多国家的小学数学课堂中没有教乘法口诀表,英联邦国家小学生背诵的乘法口诀表也和我国的不一样,他们背诵的是全表,既背诵小数字在前的乘法算式,也背诵大数字在前的算式(即,背诵了3×7=21,还要背诵7×3=21)。在2009年和2012年,我国学生参加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在阅读、数学和科学领域位居榜首之后,上海的数学教学方法输入英国等国家,中国的乘法口诀表让英国的一些教师们“震惊”。神经科学的研究也发现,乘法口诀表的不同教学方式会对学生的脑产生不同的影响。

北京师范大学认知神经科学与学习国家重点实验室的周新林教授等人考察了内地和香港澳门的大学生背诵乘法口诀表时的大脑加工机制。香港、澳门的大学生背诵的是全表。研究发现,内地大学生在背诵乘法口诀表时与香港澳门的大学生不仅在反应时上表现出不同,而且在脑电波的反应上也显著不同。在背诵大数在前和小数在前的乘法算式时,内地大学生在脑电模式上是不同的,而香港澳门的大学生则基本相同。这表明乘法口诀表的学习与应用经验对大脑中的表征有显著影响。周新林教授的研究表明,小学低年级的这种数学教学方式对成年后的脑电模式仍然有影响,教师的教学方式会对学生的脑产生终身的影响。

由此可见,教师们的教育神经科学的知识水平不仅决定了教学设计的科学性,更重要的是,还会影响学生的脑发展。

应尽快建立教育神经科学的实体研究机构

长期以来,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在传统的教师教育、家庭教育、社会教育培训体系中,都没有开设过教育神经科学的课程。为此,2012年,联合国学术影响力组织邀请了该领域的国际著名学者共同撰写了国际宣言,号召全世界的大学无论是在在职的教师教育,还是在未来教师的培养中,都要开设《教育神经科学》的课程。

目前,脑科学在教育中的转化与应用的培训包括四种:研究者的培训、各级各类学校教师的职前培训与在职培训、家长的培训、社会教育人员的培训等。其中,教师教育专业学生的职前培训尤为重要,因为他们即将走上教学岗位,如何科学地设计课程与教学方案,如何科学地评价学生都需要教育神经科学的知识,这样才能够使之提高教育教学的质量。

对科学的崇拜与信任,使得家长和社会教育人员更容易接受根据神经科学的证据而设计的教育方案与教育产品。因此才会有那些以营利为目的的人为了增加教育方案与教育产品的销售量,打着脑科学的旗号,向家长和社会教育人员推销商业产品,让望子成龙的家长趋之若鹜。所以,家长和社会教育人员的培训也显得尤为重要。

综上所述,必须尽快建立教育神经科学的实体研究机构,启动教育神经科学的智库建设,招收教育神经科学专业的研究生和博士后,制定教育神经科学的培养与培训标准,审查专业论文、书籍、影像产品等的出版质量,规范教育神经科学的转化与运用。同时,具备教育神经科学的知识才能使教师与家长具备批判性的思维能力与判断能力。要做好师范生的职前教育工作和在职教育者的培训,我们必须尽快培养一支能够讲授《教育神经科学》课程的教师队伍。

(《光明日报》 2019年07月30日 14版)

责编:徐皓



让教育回归学校


LOGO2018-10-17.png


Beijing Minhan Education

北京民汉教育

文章分类: 行业动态
分享到:
北京民汉黑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公司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四环西路汉威国际广场三区6号楼8层
邮箱地址:mhedu@bj-minhan.com
微信公众号:民汉教育
友情链接:

易善行:
吉林福彩网---安徽福彩网网址_欢迎您 测试站点(仅供学习,请勿正式使用) 吉林福彩网-安徽福彩网网址 贵州福彩网_官网 吉林福彩网|官方唯一指定! 吉林福彩网_安全购彩 吉林福彩网-主页 贵州福彩网 安徽福彩网---安徽福彩网网址_欢迎您